內容字號:默認大號超大號

段落設置:取消段首縮進段首縮進

字體設置: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

業界
軟件
手機
數碼
電腦
學院
測評
圖賞
視頻
游戲
原創
直播
 AI
5G
蘋果
微軟
iPhone
Win10
精準搜索請嘗試:精確搜索

逃離硅谷,再造硅谷

2020/1/15 13:42:21來源:極客公園作者:沈知涵責編:遠洋評論:

GGV資本的投資人Robin Li站在底特律麥迪遜劇院的大堂里。麥迪遜劇院始建于1917年,在過去幾年中被翻修了一遍,搖身一變成為科技感十足的聯合辦公空間,時髦的軟硬件工具,工業風的裝修風格,紋身咖啡師隨時供應咖啡。

「這里比舊金山好?!筊obin Li感嘆道。

十幾位硅谷風險投資人在美國中西部進行了為期三天的巴士之旅,駐足之處,大多是一些所謂的銹帶城市(以發展工業為基礎的城市,在衰退之后被稱為銹帶城市),俄亥俄州揚斯敦和阿克倫,密歇根州底特律和弗林特,印第安納州南本德,他們希望遇到有發展前景,但是因為城市沒落而被忽略的初創企業。

有趣的是,接近旅行結束,西海岸的精英們紛紛打開房產網站Zillow。他們驚訝于底特律和南本德等城市的低廉房價,也感嘆傳統制造業城市居然能提供類似灣區的生活質量。

「這里可能形成非常強大的生態?!笷ounders Fund合伙人Cyan Banister說道。這樣想的不止他一人。2018年3月《紐約時報》曾發表一篇 Silicon Valley Is Over, Says Silicon Valley 的文章,文章中寫道:不僅僅是投資人,越來越多的科技公司高管在考慮搬離硅谷。一些人無法承擔過高的生活成本,一些人受夠了外界對科技行業和左翼文化的批評,還有一些人正琢磨著,也許在其他地方,會有更好的創新氛圍。

我有些受夠了舊金山

過去五十年間,硅谷一直站在世界數字時代潮流的最前沿。外界帶著「為什么是硅谷?」的疑問試圖解讀它。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威廉·肖克利將當時全世界最聰明的頭腦搜羅在一起,之后以羅伯特·諾伊斯為首等人又叛逃創辦仙童半導體公司。仙童半導體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半導體生產企業,并且直接促成硅谷的誕生。截至2013年,從仙童公司派生出來的公司有92家,其中30多家已經上市。

有人將硅谷的成功歸因于機緣巧合,也有人認為這是無數巧合疊加在一起的必然結果。

▲有人將硅谷的成功歸因于機緣巧合,也有人認為這是無數巧合疊加在一起的必然結果

半導體產業的發展直接為舊金山灣區帶來了空前的繁榮,在工業時代邁向信息時代的關鍵時間點,硅谷沒有像其他工業城市一樣,因為沒有跟上產業的升級換代而走向沒落。相反,天生反骨的創業者將硅谷從半導體產業推向軟件產業和互聯網產業,敢于創新和打破規則是其中的必然性。

但是產業帶來城市的繁榮,推動城市成本飆升是一個不可打破的客觀規律,曾經輝煌的城市被后來者趕超,這在底特律、匹茲堡等身上都得以驗證。于是硅谷忠實的擁躉者紛紛開始「叛逃」。

網景公司的聯合創始人 Jim Clark 算是早期逃離的一批,他曾在2009年公開表示,「我認為加州的管理極度不善,僅僅是為了生活在優渥的天氣和高科技環境中,人們需要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。搬到佛羅里達,我節省了本應交給加州政府的1.5億美元所得稅。大公司創造了如此多稅收,然而整個州的狀況如此糟糕,這無疑是犯罪?!埂都~約時報》評論稱Facebook和Google初級工程師的工資可能是其他城市的三倍或四倍,「難以證明支付灣區工程師要求的高薪是合理的?!?/p>

另一邊,對于普通員工來說,生活的成本在增加,舒適度卻在降低,科技行業的極速發展直接帶來房價高漲和交通擁堵,這讓他們不堪重負。舊金山灣區對于科技行業抱有越來越多的敵意,根據咨詢公司Edelman的調查,只有62%的加州人表示他們相信科技企業,37%的人信任社交媒體公司。

硅谷面臨的問題不只如此。1998年,Peter Thiel等人在帕洛阿爾托大學大道旁邊的一家咖啡館里一拍即合,成立了PayPal,這位被譽為「硅谷的天使」的投資人卻在十年之后表示:舊金山的進步文化是「有毒的」,他想尋求一個更加智慧多元化(intellectual diversity)的城市。因為厭倦了左翼文化,想要追求真正的自由,2018年他就表示要搬到洛杉磯,并把自己的個人投資基金轉移到那里。

「舊金山的每個人都在談論同樣的事情,不管是『我討厭特朗普』還是『我要做區塊鏈和比特幣』」,High Ridge Venture Partners的創始人Patrick McKenna稱。過于同質化的精英群體正在讓硅谷逐漸變得單一維度。

「硅谷的一些工程師非常自我?!箛鴷h員 Ro Khanna說,他們只關心有沒有咖啡、早餐和干洗,但是即便是在硅谷,也有很多人食不果腹。收入差距被拉大,關于社會和政治不公平的討論彌散在城市之中,對于科技公司的譴責分散了他們在科技和創新工作上的注意力,紅杉資本創始人Michael Morit說,硅谷正在變得緩慢,并且被它過去所取得的成功所破壞。

McKenna言簡意賅,「我有些受夠了舊金山?!埂改抢锾F,太擁擠,坦率地說,即便不在那,你在別的地方也能看到機會?!?/p>

AOL(美國在線)聯合創始人Steve Case,同時也是風投基金Revolution的CEO,他承諾主要投資灣區以外的初創公司,因為Case認為「硅谷可能已經達到了巔峰」。

Case稱2016年美國75%的風險投資都流向了加州、馬薩諸塞州和紐約。根據普華永道的MoneyTree Report,從2018年到2019年第三季度,紐約的初創公司獲得270億美元融資,僅次于舊金山(同一時期,硅谷的初創獲得的融資為1000億美元)。

「復制」硅谷

以Facebook、蘋果、亞馬遜和Google為首的科技巨頭也在從西海岸向外擴張。

Facebook在紐約雇傭了2900名員工,而其最近在哈德遜城市廣場簽下了150萬平方英尺的辦公場地,準備容納6000名員工。知情人士透露,Facebook高管最初希望選址在麥迪遜大道,離現有辦公室不遠,但是當高管參觀了哈德遜城市廣場之后,便對那里便利的基礎設施印象深刻。

蘋果目前將紐約的辦公地點設在熨斗區,據《紐約時報》稱,高管已經考察了熨斗區附近和哈德遜城市廣場的辦公地點,但是協議尚未簽署。Google也將在曼哈頓西區圣約翰航站樓的一個12萬平米辦公綜合體作為新辦公地,該項目預計于2022年完工。預計到2022年,上述四家公司在紐約總共有2萬名員工。

Google的第一名紐約員工是銷售人員,他在2000年來到曼哈頓的一家星巴克工作,而這也作為Google在加州以外的第一間「辦公室」。過去科技公司在紐約設立的多是銷售和營銷崗位,他們需要更接近客戶,更接近主導城市經濟發展的時尚、金融、媒體和房地產行業。

但是隨著產業結構的調整,科技產業已經成為紐約主要經濟驅動力之一,雖然無法短期內超越硅谷,紐約也沒有停止對于技術人才的爭奪?!高^去的五年里,科技公司在紐約的人才組合越來越接近西海岸?!埂都~約時報》如此評論道。

根據紐約審計長辦公室的數據,在過去的十年里,紐約的技術崗位數量激增了80%,從2009年的79400個增加到142600個。就業網站Glassdoor的一項分析發現,自2016年以來,紐約技術職位空缺數量上漲38%,去年11月,紐約的技術職位空缺數量在美國城市中排名第三,為26843個,僅次于舊金山和西雅圖。亞馬遜在紐約有800個職位空缺,其中一半以上是為開發者、工程師和數據科學家準備的。

硅谷覆轍

不過就在人們紛紛逃離硅谷,紐約向科技公司敞開懷抱之時,相似的忌憚也在這所城市上演——科技行業的輻射是否正在加劇收入不平等,讓紐約成為更多人負擔不起的居住環境。正如房地產評估公司Miller Samue總裁Jonathan Miller說,科技公司的發展壯大拉動住房市場的強勁需求。

亞馬遜曾經選擇皇后區建設第二總部,為紐約帶來25000多個工作崗位,條件是這家全球最大的零售商將獲得30億美元的政府補貼。很快,這項計劃遭到立法者和工會領導人的譴責,亞馬遜隨即宣布放棄。這對紐約市市長白思豪來說無疑是一次巨大的打擊,他希望將紐約打造科技產業的落腳點,從而改善城市經濟多樣性的。

▲亞馬遜在皇后區建園遭到當地人民的反對|《紐約時報》

一年多之后,亞馬遜重提紐約擴張計劃,去年12月,亞馬遜稱已經在曼哈頓中城簽署了一份租約,足夠容納1500名員工。

不僅僅是紐約,美國和世界各地的城市長期以來都想引入創業公司、孵化器「復制」硅谷式的成功。圣路易斯曾經與杰克·多西達成協議,Square將會在未來承租一棟大樓,并將本地員工數量增加至原來的3倍。但是學者們擔心的是,類似圣路易斯的銹帶城市本身不具備新的擴張能力,引入硅谷大公司可能會進一步造成城市發展不均衡。

過去五十年,從舊金山灣區崛起的科技公司引發了一波又一波的技術革命和浪潮,締造了難以復制的硅谷傳奇,硅谷的影響力波及到全世界,當然也包括技術、科技公司與社會、人文的關系。

類似「亞馬遜第二總部」批評的背后并非單純的對于生活成本上升和環境改變的擔憂,相反人們探討的是更難平衡的取舍。政府利用優厚的政策補貼來吸引公司,科技公司又為城市帶來了什么?科技巨頭在創造千萬富翁的同時,也大大拉開了貧富差距。城市的品質是否一定會提高?大量同質化的科技公司進入會不會讓這所城市的獨特性遭到破壞?而這些都成為更加令人深思的問題。

相關文章

關鍵詞:硅谷

IT之家,軟媒旗下科技門戶網站 - 愛科技,愛這里。

Copyright (C)RuanMei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
軟媒公司版權所有    

北京快乐8官网